監督電話|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登錄|註冊
您的位置:首頁 > 文化>

如椽大筆畫才將 埋伏特筆説感情

——《史記·淮陰侯列傳》賞析(下)

來源:運城日報發佈者:時間:2021-01-12

■韓兆琦 呂伯濤

經過這一系列的苦心經營後,作者又特意把蒯通與劉邦的一段對話放在了《淮陰侯列傳》的最後,作為整個故事的尾聲。當時劉邦問蒯通:“若教淮陰侯反乎?”蒯通曰:“然,臣固教之。豎子不用臣之策,故令自夷於此;如彼豎子用臣之計,陛下安得而夷之乎?”近代李景星説:“曰‘不用’,曰‘自夷’,則淮陰之心跡明矣。凡此,皆所謂特筆也。”(《四史評議》)《淮陰侯列傳》是一篇記述當時史實的作品,司馬遷要想對韓信被殺表現自己的看法,就不得不用許多種特筆。

韓信在當時是獨一無二的軍事天才,但一碰上劉邦就處處被動,被捉弄戲耍得有如嬰兒。這一方面是由於韓信太善良,太相信劉邦;而另一方面則説明劉邦駕馭人的手段太高了。韓信説劉邦“不善將兵,而善將將”,也正是指此而言。韓信因為本領太高,功勳太大,因而招致最後被殺,這樣的結局是不可避免的。蒯通曾對韓信説過,“勇略震主者身危,而功蓋天下者不賞”;又説,“野獸已盡而獵狗烹”。這些話在專制獨裁的封建社會里,都是帶有規律性的。

韓信被誣為謀反而遭族滅,這是個大冤案,作者對此事是極為憤慨,對韓信是極為惋惜同情的。但是作者對韓信也並不是沒有批評。首先,他的政治理想是落後的。韓信在登壇拜將時就勸劉邦“任天下勇武,何所不誅;以天下城邑封功臣,何所不服?”當他平定趙國後,“乃遣使報漢,因請立張耳為趙王,以鎮撫其國”。至平定齊國後,於是使人言於漢王曰:“齊偽詐多變,反覆之國也,南邊楚,不為假王以鎮之,其勢不定,願為假王便。”當劉邦撕毀鴻溝之約,號令各路軍隊乘隙進擊項羽時,韓信、彭越等又到期不至,從而使劉邦又一次被項羽打得慘敗。這實際上是在楚漢最後決戰前他們公開對劉邦進行的一種討價還價。這些地方都表現了韓信那種裂土分封、為侯為王的慾望。這種思想在當時很普遍,但是從秦始皇建立統一的中央集權的國家以後,它已經是落後,乃至倒退的了。韓信從主觀動機上講,也許真沒有想過要背叛、要推倒劉邦,但是他這種追求割土稱王的思想,事實上一定會成為劉邦建立統一的中央集權的障礙。因比,韓信被消滅是不可避免的。其次,韓信恃才傲物,目中無人,他不僅瞧不起漢代開國的其他將領,而且連劉邦他也不看在眼裏。當他被黜為淮陰侯後,他“羞與絳、灌等列”。樊噲對他跪起迎送,口自稱臣,他竟然不屑一顧地説:“生乃與噲等為伍!”當劉邦與他談論起諸將統兵的能力時,他隨口排抑。劉邦問他:“如我能將幾何?”他説:“陛下不過能將十萬。”劉邦問他:“於君何如?”他説:“臣多多而益善耳!”莫説是面對皇帝,即使是和同僚,這種態度能叫人容忍嗎?司馬遷在最後的論贊中説:“假令韓信學道謙讓,不伐己功,不矜其能,則庶幾哉?”這話一方面是責備,同時又是在批評之中帶着更深沉的惋惜與同情。

《淮陰侯列傳》在寫人敍事方面有很高的藝術技巧,可以總結為四點:

(一)虛實相間。在《淮陰侯列傳》中從頭到尾貫穿始終的是韓信與劉邦的矛盾。整個矛盾過程可分三個階段:開始是用與不用;其次是一邊使用一邊控制防範;最後是誣陷族滅。作者在表現這組矛盾的時候,對韓信多用實寫,對劉邦多用虛寫。對韓信是實寫他的才幹、戰功和對劉邦的忠心耿耿;對劉邦是虛寫他的猜疑忌恨,直至必欲滅之而後安的殘刻心理。其中寫韓信的筆墨雖多,而矛盾的主導方面則是在劉邦。例如韓信剛到劉邦部下時,雖經蕭何等多次舉薦,劉邦始終不肯重用他。後來韓信一氣東走,蕭何連夜把他追回後,再次向劉邦苦薦,劉邦是看在蕭何的面子上才勉強答應拜他為大將的。拜將禮畢,劉邦立即問道:“丞相數言將軍,將軍何以教寡人計策?”看,在這句問話的後面掩蓋着劉邦的多少憂心和懷疑啊!這是一種迫不及待的考問。直到韓信縱談天下形勢,高屋建瓴,瞭如指掌,劉邦這才“大喜,自以為得信晚。遂聽信計,部署諸將所擊。”這是韓信與劉邦的第一次會面,作者把韓信的謀略與劉邦對韓信由不用到用的心理都表現得異常明晰。而後作者轉入正面表現韓信的將才,寫他破魏、破代、破趙、下燕、破齊、滅楚的累累軍功,這些描寫都是驚心動魄,非常引人入勝的。但是在韓信的每一次重大軍事勝利之後,總是被劉邦“收其精兵”,“奪其印符”,“襲奪齊王軍”,使人感到在韓信頭上總是有一隻無形的黑手在抓着他。

(二)繁簡得宜。《淮陰侯列傳》中描寫了許多組性質相同而表現形式也大致類似的事件,但由於作者能夠注意到有變化,繁簡得宜,因而不僅不使人感到重複累贅,相反能給人一種迴環激盪、淋漓酣暢的感覺。例如向劉邦推薦韓信的人前有滕公,後有蕭何。作者對滕公的推薦採用略寫,對蕭何的推薦採用詳寫。通過這種反覆開説,以見英雄被人知遇之難。但也同時由此越發顯出了韓信才能之不凡。這是一種欲揚先抑的寫法。又如《淮陰侯列傳》寫戰爭,破趙是詳寫,破龍且是略寫,破魏破代只是一帶而過。這種詳略交插,前後對照,恰好給人一種舉一反三的提示,讓人們自己去互相補充,去自由地馳騁個人的想象。勸説韓信背叛劉邦的前有武涉,後有蒯通。作者對武涉用略寫,對蒯通用詳寫。而且在寫蒯通的辭令時又把它分成兩個時間,三個層次。由於這種巧妙變化,使人們讀到這前後長達一千三百多字的辭令時,絲毫不感到凝重,而只感到驚心動魄,氣勢逼人。

(三)細節描寫。《淮陰侯列傳》中有許多細節描寫是異常精彩的,這些細節有力地突出了人物的性格,增強了故事的生動性、趣味性。例如作品開頭寫韓信早年窮困時受胯下之辱的細節,不僅生動地表現了韓信的心理性格,而且這件事對韓信一生中的許多關鍵問題都有重要影響。項羽不用他,劉邦開始也不用他,因而使韓信吃了許多苦頭,與此有關;趙將陳餘瞧不起他,楚將龍且也瞧不起他,結果讓韓信順水推舟,大展奇才,創造了輝煌的戰績,也與此有關。老子云:“大智若愚,大勇若怯。”豈虛也哉!又如作品寫劉邦拗不過蕭何,只好答應拜韓信為大將的情景時説:“王許之。諸將皆喜,人人各自以為得大將。至拜大將,乃韓信也,一軍皆驚。”不僅劉邦瞧不起,不信任韓信,劉邦的整個軍隊裏沒有一個人瞧得起、想得到他。這個細節出現在韓信登壇縱論天下形勢之前,真是一抑再抑,從而為韓信的出場亮相一鳴驚人,做了有力的反襯。

當韓信平齊,遣人向劉邦請求為假齊王時,“漢王大怒,罵曰‘吾困於此,旦暮望若來佐我,乃欲自立為王!’”下面可能就要説“發兵坑豎子”了,這時張良陳平一躡其足,劉邦立刻醒悟,於是“因復罵曰:‘大丈夫定諸侯,即為真王耳,何以假為!’”這是多麼活靈活現的一場戲啊!這個細節不僅表現了劉邦腦瓜的絕頂聰明靈活,而且埋下了韓信日後遭禍的伏筆。

(四)首尾照應。《淮陰侯列傳》的前後照應,針線嚴密,在《史記》中也是比較突出的。例如韓信早年窮困時,曾經在南鄉亭長家中寄食,南鄉亭長的妻子討厭嫌棄韓信,韓信一氣而去。後來韓信在捱餓時,受到了一位漂母的照顧,韓信非常感激地對她説:“吾必有以重報母。”殆至韓信為楚王后,果然“召所從食漂母,賜千金。及下鄉亭長,賜百錢,曰:‘公,小人也,為德不卒。’”韓信早年曾受淮陰惡少年的胯下之辱,及至為楚王后,“召辱己之少年令出胯下者以為楚中尉,告諸將曰:‘此壯士也。方辱我時,我寧不能殺之邪?殺之無名,故忍而就於此。”這就使文章前後緊密呼應起來了。它一方面表現了韓信即使窘困到了難以為生的地步,也仍是胸有大志,氣度不凡;另一方面也表現韓信有恩必報、有怨必伸的思想。這種思想在今天看來境界雖然不高,但在當時卻被人們看作是一種美德。

蒯通曾一再地勸韓信背叛劉邦,自己獨立,這是被劉邦恨之入骨的。韓信被殺後,劉邦下令通緝蒯通。蒯通被捉來之後,向劉邦説了兩段話,頭一段是埋怨韓信當初不聽自己的話,否則天下決不會像現在這個樣子;另一段是説當時天下逐鹿,人皆各為其主,不能用現在天下一統的觀點立場去要求當時的人。這段話是《淮陰侯列傳》的尾聲,它的意義一方面是補充交代了蒯通的結局,另一方面是再次申明瞭韓信的不反,有進一步突出作品主題的作用。


網站聲明

運城日報、運城晚報所有自採新聞(含圖片)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佈,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務必註明來源,例:“運城新聞網-運城日報 ”。

凡本網未註明“發佈者:運城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