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督電話|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登錄|註冊
您的位置:首頁 > 文化>

古今堆雲洞

來源:運城日報發佈者:時間:2021-01-14

■王 麟

千年道觀 歷久彌新

 曲折盤旋步步升,青雲足下會飛騰。

 回首試看行位處,已離瓊樓十二層。

——《夏縣誌》

堆雲洞是一座道觀,初建於元代,重修擴建於明、清。觀址位於夏縣水頭鎮上牛村北洞溝土岡之巔,隱匿於黃土溝壑之間,兩側溝壑近百米深,有蛇虎、石健兩澗環繞。堆雲洞久為道家所居,明清時期不斷增築擴建,形成了房上建房,院中套院,洞裏藏洞,道法自然,層疊構築的建築奇觀,素有“小布達拉宮”之美稱,被譽為“放大的盆景和濃縮的仙境”。寺內建築多從諸洞穿越而登高,據説雨後岡上雲從洞出,繚繞縈迴,洞門雲積霧漫,故名堆雲。

洞門前兩棵參天皂角樹挺拔聳立。入得園門,進砂洞,穿院過亭,一步一層洞天,拾級而上直至頂峯。置身於此,可北覽稷峯,南望中條,清明秀麗之景盡收眼底,周邊的村莊田野、鐵道公路一覽無遺。堆雲洞建築形制特殊,沒有雄偉的大殿,也沒有高大富麗的彩塑神像,而是既分散又完整,既是平房小舍,又有云縈仙洞,整個寺院顯得靈巧、秀美,狀似西藏的布達拉宮,只是規模較其小了一些。整個寺廟從下至上大小院落12處,高低房屋80餘間。除大門、二門、道院等幾處為平面外,其餘的房舍均依土岡為基,據形修築。每個小院在藝術連貫的建築方面,都十分精巧,每一建築都有它的獨特風貌。整個建築從一層直到頂峯,高20餘米,築台110餘階,上下行走雖不筆直暢通,但曲折迂迴十分有趣。遊覽堆雲洞的遊客,無不讚嘆其修造藝術和佈局設計之精美。北極台、筆峯、三皇閣、三聖殿、真武殿、三王祠(牛王、馬王、藥王)、白衣大士祠等主要建築,配以廊廡、廂房、道院,形成一組殿閣亭院相連而又十分壯觀的道觀建築羣。觀內二院有高2米的線刻石雕《堆雲洞全圖》,描繪了興盛時期的洞景。另有幾通明、清碑刻,簡述了堆雲洞古建築的來歷和重修經過,令人歎為觀止,聯想多多。

清朝末年,堆雲洞幾經戰亂,多處被毀,洞中道人遠遁,香火漸漸稀疏。1922年年初,革命先驅嘉康傑從日本留學回國後,拒絕了閻錫山高官厚祿收買。回到故鄉夏縣,他看到堆雲洞建築奇特,格外恬靜,便和幾位同仁志士將其整飾一新,辦起了平民中學,並親自在道院門前栽了一棵合歡樹,表明了要為革命培養人才的信心和決心。

革命聖地 延安精神

堆雲洞 資料圖

為求真理現,馬列信徒藏。

平民學校建,火種播四方。

——王景林

堆雲洞地處幽僻,設計巧妙,有利於革命活動,是河東革命遺址之一。1922年至1926年,河東革命先烈之一的嘉康傑同志曾在此創辦平民中學,開展革命活動。1928年春,晉南掀起了革命高潮,中共河東特別支部委員會應運在堆雲洞成立,並領導和組織河東人民進行了艱苦卓絕的革命鬥爭。但是,很快山西黨組織遭到了嚴重破壞,黨的活動被迫轉入地下。

1929年1月,汪銘同志在上海接受黨的指示,帶着“六大”文件返回太原,在極端困難的情況下,着手恢復山西黨組織工作。遵照中央指示,汪銘同志首先恢復了太原黨支部,並在此基礎上成立了中共太原市委,接着,以順直省委特派員的身份巡視河東。6月2日,汪銘在夏縣找到嘉康傑同志,瞭解河東黨組織的狀況。6月7日,黨的會議在夏縣堆雲洞召開,當時到會的只有嘉康傑、範希蠡、金長庚、張笠青、南玉山等六位黨員。會上,汪銘傳達了中央的指示精神,大家總結和研究了黨的工作,分析討論了當前的政治形勢,最後改組河東特委為河東特支,選舉產生了河東特支幹事會,仍由範希蠡任書記,新選了張笠青任組織委員,金長庚任宣傳委員,南玉山任軍事委員兼軍委書記。至此,堆雲洞作為河東特委的祕密活動中心,在長達十多年的時間裏,領導晉南人民開展了轟轟烈烈的革命鬥爭,至今仍留有祕密印刷廠、地道、井中通道和藏身暗洞等革命遺蹟。這次會議,儘管嘉康傑沒有擔任河東黨的領導職務,但他對會議的召開起了重要作用,且將新生力量張笠青、金長庚、南玉山推薦到了黨的領導崗位。會後,康傑又陪同汪銘按照中央、省委的指示精神和會議制定的工作計劃,深入河東各縣,恢復和發展黨的基層組織。特支改組不久,範希蠡同志在安邑被捕,河東黨組織的領導重擔實際上落在了嘉康傑的肩上。

堆雲洞會議後,嘉康傑陪同汪銘同志先後到運城鹽池、絳州紗廠、安邑、北相鎮、臨晉、吳王渡等地的國民黨駐軍中,找到我黨的一些老黨員,恢復了一部分停頓了的黨組織,發展了一些新黨員。7月中旬,汪銘同志由河東回到太原,因叛徒告密被捕。從此,河東黨組織與上級失去聯繫。嘉康傑同志肩負重任,在極端困難的條件下,根據周恩來同志指示信精神,捨生忘死,奔走於河東各地,重建和發展黨的組織,為革命事業作出了巨大貢獻。

嘉康傑(1890-1939),又名寄塵,夏縣胡張鄉其毋村人,早年曾兩次留學日本,參加過辛亥革命、反袁鬥爭和“五四”愛國運動。1927年冬加入中國共產黨,中共“七大”候補代表,劉少奇稱讚其為河東“羣眾領袖”。1939年11月18日,在返回中條地委駐地途中,嘉康傑遭到國民黨特務暗殺,不幸犧牲,時年49歲。1952年5月1日,山西省人民政府為了紀念嘉康傑,將解放戰爭中創建的太嶽五中更名為山西省康傑中學。同年10月,毛澤東主席在革命軍人犧牲家屬紀念證上題詞:“嘉康傑同志在革命中光榮犧牲,豐功偉績,永垂不朽。”

教書育人 成就凸顯

人才雲遞雨,造就賴嘉翁。

景盛時多代,何隳在靖平。

          ——鄭凡士

1922年端午節過後,嘉康傑懷着一顆熾熱的心,立志辦一所中學。創辦一所中學談何容易?籌集資金、選擇校址、聘請教員、訂購教材等都是頗費心思的事。但是,主意既定,他便着手籌建,校址就選在夏縣堆雲洞古道觀裏。恰巧,有一位姓蔡的朋友慷慨解囊,拿出100元現大洋資助辦學,康傑便用這筆款購置桌椅板凳、教具教材。隨之,起草了招生簡章,四處張貼,校名曰“平民中學”,將這裏作為傳播新思想新文化的講壇,招收了北方九省學生一千兩百餘人,這些學生其後大都成為革命活動的中堅力量。運城的嘉康傑、柴澤民、孫雨亭、賈蒿、金長庚、趙廷臣等革命前輩都曾在此生活戰鬥過,為晉南乃至全國革命事業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因此,堆雲洞被後人譽為晉南革命的搖籃實為不過。顧名思義,平民者,非達官顯貴人也!招

收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子弟,這是20世紀20年代中國進步愛國知識分子極力提倡興辦的一件新鮮事。李大釗於1919年2月,在北京《晨報》上發表《勞動與教育問題》,大力呼籲多設勞工補助教育機關,使一般勞動者也有機會去讀書、看報,補習技能和修養精神;鄧中夏發起“平民教育演講團”,通過演講和出版刊物等形式,在城鄉開展平民教育活動,以“增進平民知識、喚起平民自覺心”。持教育救國論的知識分子們認為:“不先有平民教育,哪能有平民政治?!”全國20餘省多數辦起了平民學校、平民讀書處和平民問事處,還編寫了《平民千字課》課本,作為平民學校讀本。嘉康傑邀請辛亥革命元老、留日學生景梅九先生為名譽校長,請尉之嘉、徐亞桑、崔鬥辰、張吉臣、關繩武、雷江浦、吳仲六等進步人士先後擔任該校教員。

他本人親自給學生們講授歷史。他不是一般地講述中國曆代王朝的興亡,而是着重講封建統治者是怎樣殘酷地剝削農民,歷代農民起義成敗的原因以及改革家們的思想,啓發學生的愛國熱情和反叛封建統治的思想,重視培養學生們的勞動觀念和羣眾觀念。“四肢不勤五穀不分”“三年洋學生,不認爹和娘”,這是對剝削階級培養出來的學生的真實寫照。嘉康傑培養的學生熱愛勞動、尊重勞動人民,他在創辦平民中學之初,就親筆寫下了“勞工神聖”的牌匾,懸掛在教室裏以示訓誡。他帶領學生墾殖道觀周圍80餘畝土地,收穫糧食30餘擔,解決了學生伙食補貼和辦學經費的困難。

1925年,閻錫山恐平民中學的“赤色宣傳”危及他的統治地位,便查封了該校,並逮捕了嘉康傑。我黨千方百計將其營救出獄,1927年嘉康傑光榮加入中國共產黨。他在堆雲洞與敵鬥智鬥勇的故事,當時廣為流傳。三孔一門兩窗的窯洞叫三拐窯,裏面都是相互連通的,當年嘉康傑就是在此窯洞裏祕密印發文件和傳單。院中有一口普通的水井,裏面卻暗藏機關,中間開有暗道,它就是嘉康傑與敵人周旋的脱身密道。當年康傑先生留着一把長鬍須,手裏時常握着一管長煙杆兒,貌似老道。如果迎面碰上搜捕他的敵人,質問嘉康傑在什麼地方,他會不慌不忙、漫不經心地用長煙杆隨便指一下把敵人騙走,然後自己從地洞中巧妙脱身。

夏縣解放後,黨和政府在此設立了堆雲洞高級小學,周邊聞夏兩縣青少年雲集於此。當時,筆者十七八歲的胞兄曾在這裏就讀;1952年年初,我以第二名的成績考取這所學校,成為一名堆雲學子。後因家庭特困無法繼續讀下去,遂於次年初赴陝西楊凌投親靠友去讀書。由於有着堆雲精神的鼓勵和支撐,初中畢業後經過半年多時間自學,我於1958年考取山西大學中文系。這些都得益於在堆雲洞讀書的那一年光榮傳統的浸潤。

20世紀較長時期,黨和政府在堆雲洞多次辦學,為中國的革命和建設培養

批人才。除了上述眾多名人外,我的同學中就有幾名佼佼者。如夏縣水頭鎮張付村鄭永喜同學,北大數學系畢業後,分配到航空航天工業部某研究所工作,為國家“雙航”事業作出了重大貢獻,我國第一顆氫彈升天,就有他的功勞。永喜與我關係密切,每次回家均來我處,甚或在我處過夜,我到了北京也必與其長時間面晤。永喜和堆雲老同學畢俊芳在京住地較近,兩人多有往來。畢俊芳同學,聰敏活潑,多才多藝,氣質高雅,談吐不凡,先後供職於太原某中學、大學,後因兒子為微軟亞洲研究院院長兼首席科學家,而移居北京。她非常重視孩子的教育和培養,她和她的母親——一位粗通文字的農村女性一起,從孩子兩三歲時就教其讀書認字,進而教其如何做人做事。畢俊芳一雙兒女都很優秀,特別是兒子張亞勤12歲考入了中國科技大學少年班,後來成為比爾·蓋茨的得力助手。

紅色資源 啓迪後人

當今旅遊大發展,昔日明珠新亮點。

紅色基因顯魅力,更賴嘉公美名傳。

           ——王麟

各級領導對堆雲洞的獨特建築及其對革命事業的巨大貢獻都十分重視和肯定,經常到此視察和指導工作。1985年,山西省人民政府將這裏公佈為全省重點文物保護單位,2004年確定這裏為山西省愛國主義教育基地。2008年10月,堆雲洞又被確定為首批全省高校思想政治理論課實踐教學基地。

堆雲洞雖也有過寂寞甚至破爛不堪的時候,但自改革開放以後,經過重修美化,她以古老而幽美的嶄新面貌呈現在世人面前,成為山西省著名的紅色旅遊景點。除外地人多有到此遊覽外,運城各縣市,特別是市直各單位、各學校不時到這裏接受紅色教育、重温入黨誓詞,在這裏唱國歌、瞻聖地,追思先烈、激勵後人。

我家距堆雲洞僅幾公里之遙,小時候讀書上學、割草拾柴均在稷王山下的黃土高坡之上。那時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廣,花花世界是個什麼樣子,自以為堆雲洞是世界上最美好的地方,那裏的高級小學是世界上最好的學府,並以能在此就讀為榮。在我結集的八本散文集中,有兩冊是以“堆雲”冠名的,各冊中多次憶及堆雲洞的美好環境與有關的人和事。我曾利用各種機會反覆到堆雲洞遊覽,重温在那裏求學時之温馨,欣賞堆雲洞奇特之容顏,懷想堆雲洞對革命事業貢獻的豐功偉績,心裏總是美滋滋的。


網站聲明

運城日報、運城晚報所有自採新聞(含圖片)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佈,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務必註明來源,例:“運城新聞網-運城日報 ”。

凡本網未註明“發佈者:運城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